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家庭情感

  导读:被爸爸在厨房要到腿软霍水,禁断之恋爸爸午睡在厨房。半个小时就死?听到这话,在场众人瞬间炸开。“王八蛋,你说什么呢?”“你是在诅咒老爷子死吗?”“华老是再世华佗,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,你敢污蔑华老?”

  “三才通幽,绝世神针,连我们都不熟悉,你这毛头小子懂个什么第九针?

  “年轻人,饭能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,赶紧道歉吧……”不仅宋家子侄对叶凡喊打喊杀,陈济世他们也都板着脸旬斺,恨不得把叶凡按在地上摩擦。

  质疑华清风这样的国手,那就是质疑他们这个群体,质疑他们眼光和医术。

  华清风也黑着脸盯视叶凡,但是怒意之下,他还有一抹凝重。

  朱长生眉头皱了一下,虽觉叶凡说话不妥,不过没说什么,经历过夫人一事,他对叶凡无条件信任。

  叶凡说第九针有问题,那肯定第九针有问题。

  “大家安静一下。”

  宋金玉目光探究叶凡一番后,挥手示意在场众人安静:“这是朱先生带来的医生,虽然年纪小,但肯定有点水准,不会胡说八道的。”

  他补充一句:“大家听一听他解释……”朱长生轻轻点头:“没错,我这医生不是废物,手里是有东西的。”

  听到是朱长生带来的医生,近百号人稍微安静了点,但对叶凡还是充满了鄙夷。

  “这么年轻,能有什么东西?”

  “估计朱先生被他蒙蔽了……”“三才通幽哪是他见识过的东西,第一针估计都不知道,还第九针。”

  众人小声嘲讽着叶凡。

  几个宋家女眷也是不以为然,觉得叶凡故作高深出风头。

  “华老,我很尊敬你。”

  叶凡望向华清风:“我也知道,你救人不是为了钱,而是真心实意想要宋先生好。”

  “但出于对病人的负责,我还是要劝你谨慎。”

  “第九针,究竟是孤本有的,还是你自己揣摩的,你心里应该有数。”

  “一针生,一针死,华老三思啊。”

  说完之后,叶凡目光掠过中年胖女人,只见她木讷眼神变得锐利,一动不动盯着华清风。

  没等陈济世他们说话,华清风就冷冷问道:“你懂三才通幽?”

  叶凡一笑:“懂一点。”

  “哼,无知小子!”

  不说懂一点还好,一说,华清风脸色瞬间一寒:“三才通幽是绝世神针,我穷尽几十年才找到孤本,学了一年才勉强掌握九针。”

  “你懂哪门子三才通幽?”

  “别因为看了几本地摊小说,你就出来哗众取宠了,这会让你丢脸,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“年轻人要想取得成就,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,一步一个脚印打拼,而不是狂妄自大。”

  “不然迟早一事无成,还辜负朱先生的信任。”

  华清风对着叶凡就是一顿旬斺,还提醒朱长生不要被欺骗了。

  宋金玉望着朱长生迟疑问道:“朱先生,这小兄弟是哪间医院的……”朱长生淡淡一笑:“我从龙都请来的,不会是什么骗子。”

  陈济世给叶凡贴上标签:“不是骗子,那就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了?”

  “华老不相信,尽管下针好了。”

  “这第九针一落下去,宋先生必会全身发抖,双眼凸出,口喷鲜血,然后蜷缩成一团死去。”

  叶凡丝毫不给华清风面子:“因为前面孤本的八针是疏通,而你自己揣摩的第九针是堵截。”

  “八针释放出来的血液和精气,正要在躯体经脉放纵狂奔,却被你第九针盲目一堵。”

  “结果必然血脉逆转,五脏受损,性.命也就不保。”

  叶凡无视几十号人的敌对目光,一口气把症状和缘故水旜来。

  宋家女眷她们闻言一愣,似乎有点意外叶凡十足底气,不过很快又是不屑。

  叶凡这个年纪,别说见识三才通幽,就是针灸估计都不熟,拿什么质疑华清风?

  “放纵狂奔,一泻千里,说起来一套一套的,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。”

  陈济师冷哼一声:“年纪轻轻,不学好,就会哗众取宠。”

  “小陈,别跟他嘴炮了。”

  华清风心里过了一遍针法,挺直身躯望向叶凡开口:“年轻人,今天,老夫让你看一看,这第九针,究竟是害人还是救人?”

  “这一针下去,如果宋先生有事,我把龙都的清风堂送给你了。”

  “如果宋先生没事,你以后不得再行医,免得害人害己,也给朱先生带去麻烦。”

  他直接跟叶凡开赌:“年轻人,可敢应战?”

  宋金玉忙出声圆场:“华老,息怒,年轻人不懂事,算了,算了……”“其它事情可以算,这质疑我医术的事,不能算。”

您可能还喜欢的
最新信息
返回顶部